陽間鎮靈人
小說推薦陽間鎮靈人阳间镇灵人
叶九谣这句话,立刻把我的兴致提了起来。
我立刻问:“此话怎讲!”
叶九谣神秘一笑:“因为她的心脏是七窍玲珑心!谢灵玉乃是天生,冰清玉洁世所罕见的女子!所以,养尸人按照谢灵玉的模样来养,还想着把它们的尸心弄出七个窟窿洞!你若是信行,大可把这具女尸翻开看看!”
说完这话,叶九谣便快速跑入,那黑暗萦绕的大厅之中。
“你们好好疗伤!我翻完了就会去找你们。”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没有再给我追问的机会!
打击系鬼娘征服vtb之路
七窍玲珑心!
谢灵玉的心脏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历。
在《封神榜》之中,便记载着比干心脏有七个窍眼,可与世间万物交流,可以洞穿一切幻术。
所以,他能认出妲己是一只狐狸精。
后来,妲己用计挖掉了他的心脏。
比干失心之后,姜子牙用符印保护了他。
哪知道,比干在菜市场见到了一位卖菜的妇人在卖空心菜。
比干问妇人:菜可以无心,那人无心会怎么样!
那妇人说: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必死。
随即,比干倒地而亡。
拥有七窍玲珑心之人,必定是聪颖出众,心思敏捷之辈。
在《巫术十三门》之中,记载受了重伤之人,若是能服用有窍眼的动物心脏,是有机会活过来的。
可见,若用有窍眼的用心脏,只怕药效会更好的。
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
兴许,谢灵玉那颗丢失的心脏,是有人用来疗伤活命了。又或者是,因为谢灵玉能识破幻术妖物,才遭遇了挖心。
若真是如此,不管哪一样,对谢灵玉来说,都太残忍了。
我起身站了起来,走到那具失去尸气的血尸面前。
她的皮肤已经发黑,身体骨干也有发干发柴,全身散发着一股腐臭味以及血腥味!
叶九谣击溃放干了她的尸气,所以几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失去了光泽。
我将她身上罩门钉着的刀取了出来,缓缓地在她心口位置,将那发干的身躯划开。
一颗干黑的尸心出现在我面前。
在那颗尸心四周,还有些淡淡的符文线条。
30cm立約人
除此之外,便是七个窟窿眼。
嗡!
我脑袋不由地作响。
叶九谣没有骗我。
有人发觉谢灵玉,乃是身怀七窍玲珑心的奇女子。
连养血尸也要按照谢灵玉的样子来养!
“还真是的!”方青不受控制地叫了一声,“这么大的窟窿洞,只怕这女尸的心脏是让人挖了洞来养的吧!”
癞头大师说:“有鲜血滋润的情况下,窟窿眼是不会这么大的。正因为脱水之后,孔眼才会变大的。依我看,这颗心脏的窍眼不是挖出来,可能是与上面这些符文有关!”
看着黑黢黢的身躯,以及那颗布满窟窿洞的黑色死心。
我忽然觉得非常地恶心,连忙往边上走去,忍不住地呕吐了起来。
方青跑过来,拍了拍我后背。
癞头大师说:“天色将亮,今晚只怕是不能直接去封门村了。我们先回青龙镇休息吧!”
超级小村医 小说
我将血面具等东西收拾起来。
癞头大师处理了这具血尸。
回到了旅店房间。
我洗了一个热水澡,在镜子里面,清清楚楚地可以看到那条蜿蜒的龙形。
它整个样子非常地平静。
却给人一种十足的力量感。
这青龙之力,可以激发出强大的力量,对我来说,可以算是一种收获了。
不过,能少用还是不用吧。
脸上出现不少密集的血点,不过已经感觉不到伤痛了。
我出来后。
方青也简单地洗了个澡。
我处理替她处理了伤口,先用酒精消毒,然后再用各种药膏,再贴上纱布。
“但愿不会留下伤疤!否则,那就不好了。”我说。
方青道:“我没那么娇气!就算留下伤疤,穿个长袖子也就能遮住的。”
处理好伤口之后。
我们三人依旧是呆在同一个房间。
我整晚都处于梦魇之中。
我梦到了一口血水棺材,我自己就睡在里面。
我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发现脸上沾着一张血面具!
我甚至梦到了一场大雪。
在大雪之中,一个中年人拉着孩童时候的我,就走在大雪之中,看着大雪纷纷的美景。
我想看清楚那中年人的脸,可是不管我想尽了什么办法,都没能看到他的脸。
唯独只有他的背影。
“我的孩子!你要照顾好自己!”那中年男子背对着我,和蔼的声音传来。
随即,那中年男子全身烧了起来,火红的身躯与那皑皑的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要!”我大叫一声,从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
我全身已经湿透了。
我无法忘记那口血水棺材。
可,令我无比费解的是,那个大雪之中带我赏雪的中年男子。
他为何会在大雪之中燃烧!
又为何称我为“我的孩子”。
我的余光落到了那块带回来的黑色灵位上。
上面就有“陈天风”与我的名字。
我心中升起一个怪念头,难道梦中的中年男子。
是陈天风。
我让这个念头把自己吓了一跳!
连忙苦笑地摇头,心中告诉自己,绝对不可能的。
这时,方青也醒了过来,关切地问:“陈辣,你做噩梦了吗?”
我回过神来:“不算噩梦!就是有些奇怪的而已!我自己也很难解释!算了,不去想了。”
方青说:“你是太过忧虑了!醒来就好,我们出去吃东西吧。”
她这么一提,我便觉得前所未有地饥饿。
很快,我们在旅店外面一家面馆吃了起来。
我点了一大盘牛肉,又吃了五碗面。
怪异的是,我吃完这些之后,还是觉得没有吃饱。
方青瞪大眼睛看着我:“陈辣,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的食量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大了!”
癞头大师也看着我,随即颇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陈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累啊!”他有些奇怪地问。
我一愣,应道:“还好吧。昨晚戴上那面具之后,力量消耗很大。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会吃这么多东西啊。”
癞头大师双手结了一个佛门手印,在我眉心处一点,片刻之后:“陈辣,你身上有一只我们看不到的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