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三國,開局收呂布當義子
小說推薦人在三國,開局收呂布當義子人在三国,开局收吕布当义子
另一边。
吕布在离开了司徒府之后,再次回到了相国府内。
而这个时候,丁原已经起来,并正和貂蝉吃着早饭。
因为丁原此刻正在吃饭。
所以吕布很自然和张凡一样,站在了门口左侧,一个看得见丁原的位置。
刚一抬头,吕布就看见了貂蝉的倩影。
看着眼前这魂牵梦萦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吕布只觉得胸口一痛。
不过,在看到貂蝉身旁的丁原的时候。
吕布的心里,不觉又升起羞愧之心。
“义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敢觊觎义父的女人?”
“也只有义父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貂蝉的花容月貌!”
心里暗暗的说了这句话之后。
吕布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
等到吕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他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出悲喜。
……
至于貂蝉,原本看见吕布的她,不觉心中一喜。
回想起王允交给自己的任务。
貂蝉就不时的对吕布暗送秋波。
可是让貂蝉没有想到的是。
前天还对自己海誓山盟,说着要娶自己为妾的吕布,现在却是仿佛瞎子一样。
精神病
任凭自己再怎么暗送秋波,吕布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什么意思,是老娘不够漂亮吗?
眼看着自己最为骄傲的美貌,如今竟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貂蝉此时,心里不禁也生出了真火。
因为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竟然有男人,不为自己的容貌所动摇!
要知道,王允之所以要把自己先后介绍给吕布和丁原。
其目的,就是要让这二人,因为自己而反目。
可是眼下。
这二人的确先后都臣服于自己了!
昨天晚上,自己也把自己的一切,一股脑的都交给丁原了。
按照计划,吕布现在不应该十分生气吗?
可是现在,吕布明明已经知道自己失-身于丁原了,但是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自己不漂亮吗?
一念及此,貂蝉就越想越郁闷。
连带着貂蝉此时的动作,也大胆了一些。
至于丁原,在看到貂蝉此刻的小动作和吕布此时的表情之时。
丁原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果然是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吕布连这等屈辱都能容忍,看来日后,自己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吕布了!”丁原感叹道。
……
既然吕布的忠心,已经得到了验证。
丁原这边,自然不会把吕布留在这里继续受罪了。
于是把吕布叫进了房间内,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
丁原大手一挥,就给吕布放了半天的假期。
当听见丁原给自己放假,吕布顿时如蒙大赦。
于是在又说了两句话之后,吕布当即离去。
看着吕布那决绝离去的背影。
貂蝉的心里,不禁更加失落了。
“呵呵,看来美人对我这义子十分上心啊!”
就在此时,丁原的声音,突然在貂蝉耳畔响起。
一句话,瞬间把貂蝉吓得一激灵。
抬头看去,只见丁原此时,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
那深邃的瞳孔,仿佛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啊,这,相国何出此言!”
“奴家不过是觉得这吕布生的高大,号称【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所以好奇多看了几眼,至于其他想法,奴家绝对没有……”
因为心虚。
所以貂蝉此时,连之前想好的台词都忘说了。
在丁原那犀利的目光下,貂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撇清关系。
“呵呵,没有就好!”
“吕布虽勇,但是和我相比,也就那样,这一点,我相信美人你昨晚已经知道了!”丁原笑道。
“这……”
眼看着丁原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开车。
不自觉的,貂蝉回忆起昨晚的一幕幕。
想起了昨晚整整三个时辰的遭遇,貂蝉的心里,就充满了幸福。
“此人虽然大权在握,但是对我却是极好!”
“义父派我前来,让我离间丁原和吕布,可是眼下,吕布根本不拿正眼看我,而丁原对我又很不错,既然这样,那我何不索性就从了丁原呢。”
“反正我的身份就是歌姬,跟谁不是跟呢,与其日后和那么多人虚与委蛇,还不如死心塌地的跟着丁原一个人!”
想到了这里,貂蝉的心里,就暗暗的下了决定。
至于丁原,此时的他,却不知道貂蝉在想些什么。
他刚刚之所以询问貂蝉,无非是想看看貂蝉的反应罢了。
而貂蝉的回答,却是出乎丁原的意料。
按理说,自己都已经主动询问貂蝉和吕布的关系了。
按照计划,貂蝉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故布疑阵,故意把自己和吕布的关系说的不清不楚吗?
怎么现如今,貂蝉的第一反应是撇清关系呢?
同时再感受到貂蝉看自己的目光中,夹杂着异样的神色之后。
丁原就更看不懂了!
拜托,咱俩不过是才认识一晚上而已,你怎么可能喜欢上我呢?
难道爱情,真的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
……
另一边。
吕布在离开相国府之后。
整个人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乖乖,刚刚的那个地方,可真不是人待的!”
一想到貂蝉刚刚放肆的动作,再加上义父在一旁那若有若无的注视。
吕布就觉得,自己放弃貂蝉的这个选择,是多么的明智了。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以天下为己任,怎么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坏了自己与义父之间的父子之情呢!”
暗暗的安慰了自己一番后,吕布就驱马往自己的住所赶去。
没办法,虽然说自己对貂蝉,已然没有了非分之想。
但是貂蝉刚刚的那几下动作,实在是太过撩人了。
吕布此刻,正浑身燥热。
所以才要快速赶回府邸降温。
而这一降温,就是整整五个时辰。
当天晚上。
当吕布踩着虚浮的脚步,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
立马有下人前来告诉吕布。
说就在一个时辰前,司徒府的下人拿来王允的名刺,说请大人过府一叙。
“王允,他还来找我-干什么?”
眼看着王允这老东西,竟然如同狗皮膏药一样,赖上了自己。
吕布此时,心里就生出一股无名怒火。
想到一旦让丁原知道了自己和貂蝉之间的关系,那自己的前途,不是全都毁了吗?
一念及此,吕布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再次敲打敲打王允。
于是吕布也顾不得,此时的体力不支。
当即翻身上马,向司徒府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