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
小說推薦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隋末我为王之白甲起辽东
叔嫂之间的不伦之恋。
这是太子妃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她站起来,盯着高建武,道:“王叔还真是忙碌啊。”这个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东西,如果已经对王后下手,那现在又将目标盯上了自己,如此不顾伦常的东西,想想就令人恶心。
卫氏家族的荣耀是很重要,可还没到让她自降身段,出卖自己的身体去换取家族未来的时刻。再说了,还是卖个这样一个龌龊东西,想想心中都觉得恶心至极。
卫氏已经衰落,要想再起,难如登天,能守住一个不错的家族已经很不错了,又何必有那么大的野心。
就怕这野心连自己都装不下。
“怎么样,太子妃,你的王叔是不是对你还算公正?你要知道,这可都是绝密啊。本王这几日,在这偏殿之中等你,可是等的好苦啊,你就不想着安慰安慰我。”
说着已经眼睛中闪着猥亵的光,朝太子妃走去。
太子妃并没有躲避,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忽然,门外传来备身田离的声音。
道:“太子妃殿下,王后的侍女到了,请太子妃殿下移步寝宫。”
太子妃就势起来,向高建武抛了一个媚笑的眼神,低声道:“王叔,不是我不留在这儿,你看,王后对我的行踪可是盯得很紧呢。”
说罢,便转身向外走去。
高建武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从身后看到太子妃无双的身段,冷冷的道:“迟早你会求我的临幸。”
太子妃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出了门。
刚出门的那一刹那,整个人紧绷的身体才微微放松下来。看来她赌对了,这一次以自己为棋,亲冒大险,获得的信息不少。
王后的侍女趾高气昂的看着太子妃,淡淡的道:“太子妃,王后已经等候多时,你来这偏殿做什么?”高建武在偏殿的事,几乎没人知道。
太子妃笑道:“没什么事,就是身体忽感不适,所以来这里歇一歇。王后在何处?”
“随我来吧。”侍女声音不耐烦地说道。
太子妃笑道:“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我让侍女回去处理一下。”
王后的近侍冷冷的扫了一眼太子妃,也不以为意,说道:“王后催的紧,不要太耽搁时间。”
太子妃点点头,看了一眼雯儿,雯儿忙轻步跑了过来,然后低声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句,雯儿面露惊讶之色,随即点头答应。
太子妃说完之后,便示意雯儿先行离开,自己则跟着宫女去了王后寝殿。
······
平壤城外十里处。
南浦码头。
乙支文信的庞大船队忽然从天而降,秘密的商船载着三千名精锐兵马抵达码头之上。
让镇守码头校尉吃了一惊。
急忙派人去城中报信。
乙支文信坐在马车之中,与贺若怀心对弈,笑道:“没有贺若将军的奇策,我们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这么隐秘的行军路线抵达平壤啊,我越来越觉得与贺若将军做对手,是一件极为遗憾的事情。”
这个少年身上隐藏的东西,让乙支文信既敬佩,又感到忧虑。
以他当时的想法,是拣选三千精锐骁骑来平壤,只不过就算有三千人,恐怕也做不到隐秘的行军,绝对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平壤城。
这时候贺若怀心向乙支文信献上了借海道运兵之策,虽然都是步兵,可在平壤城内的话,步兵的优势还要优于骑兵。
乙支文德调任大将军,并且削减了乙支家在平壤大营的权力,代表乙支家利益的乙支穗原本有三万军,结果被削减至一万人。剩余两万兵额全部归于王室。由平壤大营统领高柔直辖。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恐怕以高柔的能力,在关键时刻能不能调的动平壤大营的兵马尚是一个未知数。
这也是乙支文信要率领精锐兵马来王都的原因。
乙支家以及太子在王都兵马不足,这确实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贺若怀心笑了笑,说道:“我也是看着乙支大人在卑奢城有这个条件,诸家海商的大船运力又足,才提出这个建议的。没想到竟然能帮上忙。”
乙支文信笑道:“没有永远的敌人,虽然将军在隋国扶摇直上,可是将军应该清楚,隋国皇帝,性情多疑,将军与隋国皇帝又有私仇,终究不得大用。不知将军有没有兴趣为我高句丽效力。”
说实话,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乙支文信对贺若怀心的好感度直线上升,在他心里早起了招揽之心。
只不过数次试探,都被贺若怀心果断拒绝。
贺若怀心揭开窗帘,看了一眼远处一望无际的平原,心里想的却是,秦开开边的壮举。在历史上,平壤平原在中原王朝的管辖,持续几百年之久。直到后来才渐渐脱离中原王朝的掌控,成为一个独立的半块的。战国时期,燕将秦开开塞上五郡之上,便越过鸭绿水,将平壤一带的平原开垦出来,成为重要的农业区。
朝鲜半岛南部和北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生态,北部与中原王朝关系密切。而南部则才是真正的朝鲜半岛土著居民聚居区。
“乙支大人,我们之前就说过了。末将虽然目前只是一个郡太守你,但是也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大人就不要在劝了,在下生是隋国之人,死是隋国之魂。”贺若怀心脸上的表情未变,气势十足。
捡个魔王当女仆
乙支文信哈哈大笑起来,咳嗽几声,笑道:“好,说的好。你越是这么说,还真越能激起我的兴趣,我们就走走看吧,或许有一天,你会改变你的看法。”
贺若怀心不置可否。
贺若怀心看着外面宽阔的官道,已经能隐约看见低矮的城墙。
和辽东雄城相比,作为高句丽王都都城的平壤城占地虽广,但是城墙却比较低矮,外围也几乎无险可守。除了贝水能作为一道水上屏障之外,山险略等与无。
贺若怀心望着远处模糊的影子,问道:“我曾读史书,平壤作为我大汉乐浪郡郡治之时,农业发达,市贸兴盛,没想到这一次亲眼所见,却觉得竟有些浪费了这大好山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