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这是当年的隐藏协议。”圣堂教会的代表沉默了一会,拿出来了一份古旧协议,不是网络上随时能查到的那种,属于不能公开的部分,只是现在没啥意义了,内容并不算太多, 郑逸尘很快就看完了。
忽略掉那些无关紧要的内容,总结的来说就是封锁结界撤掉之后,安吉莉娅会死。
她本身关联着封锁结界,封锁结界不需要她那么一个人,但少了她的话,封锁结界只会是一个镇压和防守式的结界, 有了安吉莉娅存在后,封锁结界才能真正做到高识别的压制针对深渊生物以及深渊的一切。
同心结
换句话来说, 安吉莉娅就是封锁结界内的人柱,不需要封锁结界了,她也不会因此恢复正常,只会随着封锁结界的撤离,而烟消云散,她当年成为封锁结界的人柱之后,体质和灵魂就永久性的发生了改变。
封锁结界撤去之后,她就相当于是脱离深海的鱼。
“她当年成为边境长城真正的城主后,她的家人得到了最好的照顾,到现在都在好好的延续着,你可以直接去调查。”圣堂教会的代表看着思索着什么的郑逸尘说道,这条龙啊, 怎么说呢。
除了有些立场和魔女走的太近了, 还不是人之外,别的方面能挑剔的太少了,关于安吉莉娅的事情,他们都刻意的绕开了,郑逸尘这个外人反而提及了,看他的意思, 似乎一开始就是冲着这件事来的。
那些和边境长城合作的部分反而不怎么被他看重。
“我相信圣堂教会这方面的诚信,你们的意思就是不怎么管她了?”
“……”
“没事,我管咯。”郑逸尘换了個姿势,看完了这一份隐藏协议之后,他知道安吉莉娅那种情况,真不是能管的,她的生命和封锁结界关联着,封锁结界撤除之后,她也无法适应正常的环境。
这种不适应是身体和灵魂上的不适应,若是只有身体上的不适应,郑逸尘还能用点方式,让她‘复活’,可灵魂上也不能适应正常的环境,那真就没什么好办法了。
专门为了她弄出来一个封锁结界才有的环境?
不可能啦,圣堂教会这边貌似好说话,但无论是黑暗教会或者是奥布帝国都不会同意,除非这个封锁结界是在他们的大本营或者是皇宫!
这样的话,他们肯定不介意自己的大本营有着固若金汤的防护,而这样的话别的势力又不可能同意了。
所以这件事没得商量, 除非那些元素之心都是郑逸尘家里的,那个时候郑逸尘占据绝对的上风,想要怎么怼人就怎么怼人,现在就这样了。
“你怎么管?”听郑逸尘这么说,黑暗教会的代表盯着郑逸尘,他没有拿着这件事多说事,安吉莉娅是边境长城的真正城主,同时也不欠黑暗教会什么,现在反而要因为他们取回元素之心这件事‘去死’。
真要是多逼逼什么,那郑逸尘绝对会站起来怼人顺带连黑暗教会也怼一波,虽然战争现在已经稳定了,可也不是随便跟这条龙闹腾的,黑暗教会也知道这条龙在这里,派来的代表更不是那种显得很激进的类型。
“这不需要你们管了,反正这之后边境长城的镇守者去留看个人意愿。”郑逸尘收起了这一份秘密协议,随后看向了圣堂教会的代表,这名代表稍稍的点了点头。
好久不见,何冬天(重制版)
安吉莉娅身份是城主,同时也的确是镇守者,镇守者之后的去留意愿全凭自己这点,也适用于安吉莉娅,本来圣堂教会想要做点什么的,比如说让那名女孩多在正常环境里存在一段时间。
但郑逸尘能做的更好,那这件事交给他也可以了,至于安吉莉娅有多么的特殊……这个还真没有。
当年选人的时候,安吉莉娅只是被选者之一,之外经过了一系列的考核后才最终入选,而这些被选者们,共通的特点就是体质足够纯净,性格过硬,愿意为了大陆而牺牲的。
体质纯净这点也不算是什么非常稀有的特制,这样的体质属于那种很容易接受外来力量影响,具体就是‘接受能力特别强’这样。
比如说常年生活在火属性环境里,就容易让体质吸收火元素,从而变成火属性体质。
因为这种特性,这类体质的拥有者很难保持长久的纯净体质,但有需要了,仔细找找还是能找到的,当年大陆面对那么大的危机,找起来可以说是更容易了。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
同样,也因为这样的体质,让安吉莉娅在脱离封锁结界后,基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但凡体质正常点……哦,体质正常点也不可能成为封锁结界的‘人柱’,光是最初的适应期就足够要命了,不对,应该说没有纯净体质的存在,压根就没有这个适应期。
“你能做到的那就去做吧,只要那孩……”圣堂教会的代表嘴角一抽,想到安吉莉娅的实际年龄后,改口道:“只要安吉莉娅阁下不介意。”
因为安吉莉娅那种体质真不特殊,现在各大势力想要找一找就能找到,所以真没必要在这件事上多做争论,只要郑逸尘不干涉封锁结界的解除就行了。
虽说安吉莉娅适应了封锁结界的力量后,就算是纯净体质,相比起那些正常拥有纯净体质的人而言更为特殊,曾经承受过封锁结界力量的她会拥有什么额外特殊性,让人还是很好奇的。
但问题是她活不下来,黑暗教会和奥布帝国估计想要在最后的时刻研究一下,然而这件事瞒不过圣堂教会,只要他们敢那么做,代价必然是被所有知道真相的镇守者和大陆的关注边境长城的人冲烂。
外加安吉莉娅的颜值,都不需要编什么故事,直接实事求是的叙述一下当年的事情,就足够让大陆的那些小青年们血压上升,暴怒起来了。
“但有一点,康纳阁下你也要做好相应的承诺。”
“我知道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我不会欺骗她,更不会做什么实验。”郑逸尘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就盯着黑暗教会和奥布帝国的代表。
“散会吧?”
散会?之前就可以散会了,但郑逸尘提出来了这件事后,散会就没有那么快了,还点额外的说一些什么。
半个小时后,安吉莉娅看着到来的郑逸尘笑了笑:“我说过的,封锁结界里没有事情能瞒住我。”
“那也行,不需要我在多重申一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