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
小說推薦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
“等等!”
正在冲刺的考官瞬间被人喝止。
他疑惑的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找了一圈后发现,喝止他的人居然就是身负重伤的乔榆!
“乔榆同学,你受伤这么重,已经不适合再继续比赛了!”
考官劝慰起了乔榆,虽然按照规则是只有血量为1才是失败,可是但凡能够闯过积分淘汰赛的考生。
每一个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如果留下什么严重的心理创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要知道,里世界的痛感体验可都是百分百仿照真实世界来的。
这么多贯穿伤,这得多疼啊?
“谢谢,我还能继续比赛!”乔榆摇摇头说道。
“嗯……好吧!那如果你感觉到身体不适,一定要第一时间终止比赛!”
考官有些担忧的退回了原来的位置,考生不愿意放弃,他也不能强行终止比赛。
而这边的状况很快就引起了看台上的观众们的惊呼声。
“这么严重的伤势还要坚持比赛!这就是拼搏精神啊!”
“乔榆同学,加油啊!”
伴随着第一个加油的声音响起,现场很快就响起了有节奏的加油声。
“乔榆!”
“加油!”
“乔榆!”
“加油!”
无数人都在为乔榆的行为加油,反观乔榆的面色则是有些古怪。
由于血量过多,贯穿伤对他来说其实跟打了一针差不多……
类似于你手上划了个小口子,然后一群人簇拥着你让你赶紧去医院,还在旁边给你喊加油。
乔榆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你不认输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师韶容面色冰冷,吃一堑长一智,她见乔榆没认输的打算,再次抬手召唤出一堆冰棱,丝毫不给乔榆喘息的机会。
噗噗噗!
又是无数入肉声响起,乔榆的身上又多出了数道伤口,台上再次响起一阵惊呼。
乔榆仿佛没有感觉一般,拎着刀就朝师韶容走了过去。
师韶容的面色也变了,对面这个男人是开了锁血挂吗?
正常的法师吃了她一发冰箭术都得嗝屁,可这个人已经中了上百发了,都快被扎成马蜂窝了还能动弹?
“我就不信!你真的能不死!”师韶容咬紧了银牙。
她上次用冰封拼乔榆的生命值没拼过,这一次她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冰封,将所有法力值都用来打伤害。
她不相信,这样都打不死乔榆!
“冰箭术!”
从零开始的末世生活
又是无数冰棱射出。
乔榆每一步踏出都在擂台上留下了一道血脚印,在他离开后,血脚印又被冰雪冻结,鲜血已经染红了他整个人。
孤单削瘦的背影让看台上的看众们心疼无比。
到底是怎样的信念支撑着这个少年继续守擂的啊?
“乔榆同学!你别再比了!”
终于有一个女生不忍再看这残忍的一幕,哭着出声劝说乔榆。
台上的加油声也寂静了下来。
不远处的校长席,四位校长也有些沉默,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坚定的学生。
这么严重的伤势,每一秒都会承受着剧烈的疼痛,这少年怎么坚持下来的?
看他那沉重的脚步,分明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啊!
“他奶奶的,9点敏捷越来越不够用了!”
乔榆在心底暗骂了一声,他走得慢完全就是因为敏捷太低,和伤势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漫天飞舞的冰花对他本来就慢的速度也有了很大的影响。
他的血量还有两千多将近三千呢,师韶容的法术爆发和杨向笛比起来可差远了。
毕竟师韶容本来擅长的就是冰封控制,即便是有了冰系领域的加成,和杨向笛那种地爆术当普攻用的崽种总归还是有点差距的。
“看来,你真的也有不能输的理由……”师韶容的神情有些复杂。
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这么拼命。
“抱歉了乔榆!我也有,拼上一切也要赢的理由!”师韶容眼神凌厉起来。
天生武神 武神洋少
“寒冰之怒!”
师韶容举起法杖,恐怖的波动在她法杖的顶端不断地凝聚。
整个擂台的温度都开始下降,就连看台上的观众都察觉到了一丝冷意。
“这小妮子很不错!你们第二高中这次确实招到了个好苗子!”
第一高中的校长丝毫不掩赞赏之色。
不出意外的话,师韶容在高考结束之后定然也会和乔榆他们一样,成为各大高校争抢的考生。
“蓄力型技能,榆哥你要小心啊……”杨向笛喃喃自语。
蓄力型技能的威力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完全取决于蓄力时间和技能的等级。
理论上来说如果蓄力足够久,一个学徒境轰死一个大法师也不是不可能。
乔榆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当他发现师韶容在蓄力的时候,他就将青龙偃月刀反握在了手里。
蓄力型技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蓄力期间,无法做任何事情,包括移动!
他用力一掷,青龙偃月刀像一道长虹一样朝着师韶容贯穿而去。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寒气的恐怖,青龙偃月刀飞到师韶容面前的时候,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刀身上结满了寒霜,紧接着一层薄冰凝结在偃月刀的表层。
哐当!
偃月刀掉落在地的时候,已经被冻在了冰堆里。
乔榆面色一变,他此时和师韶容的距离还有一截,以他现在的敏捷根本就赶不过去。
“乔榆,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师韶容面色惨白,就连嘴唇都没了血色,无数冰渣子挂在她长长的睫毛上。
想变开朗的时雨同学
显然施展这一招寒冰之怒对她的消耗也不小。
“你现在剃个光头也还来得及。”
乔榆双眼紧盯着师韶容法杖的顶端,他没法判断自己是否能够扛下这一招。
“冥顽不灵。”
师韶容摇了摇头,法杖直接向前一指。
一团凛冽可怖的寒气直接朝着乔榆冲来,乔榆的耳际甚至响起了一阵怒吼声。
極品全能小農民 小說
“胜负已分。”
龙翔摇了摇头,他是上一届的战士系高考状元,目光毒辣无比。
这种恐怖的蓄力技能,即便是他上场,也只能选择提前打断师韶容的施法,或者暂避锋芒。
一旦被正面轰到身上,他龙翔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乔榆要败了。